青岛讨债公司电话关于讨债这四种行为一定不要

 个人债务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20 11:14
当债务的债务被归还给不可信任或歹意的违约行为时,一个简单的债务,由于债务关系将恶化和晋级,由于激动采取非法手腕,债权人从主动变为被动,要账不成反亏理由,那么在我们讨债过程中,有哪些行为是属于违法呢?
 
 
 
要账不当行为一:侵占民宅型
 
 
2017年1月5日,被告人刘某、钱某、李某、王某以梁某的丈夫屈某拖欠其4人工钱和找不到屈某为由,一同来到梁某租住的一套单元房内,请求梁某支付其4人的工钱。固然梁某言明其与屈某已分居多年,正在等候法院的离婚判决书,且屈某能否欠刘某等的工钱本人并不知情,但刘某等基本不听梁某的解释,每天除了在梁某的单元房内做饭吃、打扑克外,夜晚也睡在梁某的客厅内。梁某的妹妹知情后,也先后几次与梁某一同劝刘某等分开,而刘某等人依然不听劝说。2017年1月10日,梁某在邻居的协助下向公安机关报了案,刘某等4人因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立功被刑事拘留,同年1月16日被依法拘捕。
 
 
 
法院判决:
 
法院经审理以为,刘某等4人在未经梁某同意的状况下,强行入住梁某的住宅,且在梁某等人的劝说下又拒不退出,致使梁某的正常生活遭到严重影响,刘某等4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。遂判处刘某等4人有期徒刑各1年,缓刑各1年。
 
 
 
要账不当行为二:成心伤害型
 
 
河北三河市人吴某与朱某存在债务纠葛。朱某向吴某讨要欠款,二人商定2013年6月21日见面。当晚,朱某驾车载其弟朱某某及吴某行至三河市某医院北侧环岛时,吴某忽然从车窗钻出并向北跑。朱某与朱某某下车追逐,并对吴某停止追打。
 
此时有路人经过,对朱某的行为停止劝止,朱某说他们在抓小偷,并让邓某打电话报警,期间,朱某又向吴某头部打了几拳,后吴某趁他们不留意挣脱逃窜。经廊坊市公安局法医损伤检验审定室审定,吴某的损伤水平为重伤二级。随后吴某向公安局报案,朱某于2013年7月28日清晨被抓获。
 
法院判决:
 
三河市人民法院以为被告人朱某因债务纠葛对别人停止殴打,致人重伤二级,其行为已构成成心伤害罪,故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零2个月,赔偿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钱17487元。
 
要账不当行为三:非法拘禁型
 
 
2012年3月,河北省黄骅市市民段志飞(化名)来到江苏,以500万元的价钱从吴勇手中购置了一条拉石船。钱款交接终了后,段志飞又在江苏逗留了一段时间,在此期间吴勇不断以朋友的身份伴其左右。分开前,段志飞以资金回笼为借口向吴勇借款140万元,借期两年,并立下借条为证。1年后,段志飞又再次向吴勇借款130万元,借期1年。由于第一笔借款尚未还清,面对第二次借款,吴勇比拟犹疑,但思索到段志飞的确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几经思量还是将钱借给了他。
 
2014年3月,两笔借款均已到期,固然段志飞先期已出借162万元,但仍有100多万元未还清。几次沟通,段志飞坚持不还钱,愤恨的吴勇决议给他点儿“颜色”看看,于是开端联络各方人马,纠结15人来到黄骅港找段志飞“算账”。2014年5月8日清晨5点,吴勇等人来到段志飞名下的两艘船在海上的停靠处,强行进入船内,没收船上18名船员的手机,限制其与外界联络,并布置专人对船员们停止看守,不允许其自在活动,同时以扣押船只为要挟,请求段志飞尽快出借借款。拘禁行为不断持续到当天下午1点,因一直没有联络到段志飞,众人才无法离去。船员报案后,经公安机关侦查,检察院起诉。
 
法院判决:
 
2014年12月18日,黄骅市法院依法作出判决:吴勇犯非法拘禁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9个月,缓刑2年。
 
 
 
要账不当行为四:偷财抵账型
 
 
2013年上半年,辽宁籍李某只身来到山东省烟台市,招聘于市内一家影楼,从事婚纱摄影。后因老板拖欠他7000余元的工资和业务提成,在屡次向老板讨要工资无果的状况下,李某便决议自行“维权”。2013年7月9日10时许,李某趁摄影助理保管纰漏,偷偷将影楼内的一摄影镜头盗走。老板报案后,李某很快被警方抓获归案。经审定,该相机镜头价值钱11070元。庭审中,李某辩称,他只想拿回本人的工资。
 
 
 
法院判决:
 
2013年10月30日,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以偷盗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6个月,缓刑1年。
 
所以要账一定要不要冒犯法律,固然关于那些不讲理的老赖很是头疼,一物降一物,交给我们青岛要账公司,这些问题不是问题,不胜利不收费!靠谱如何才干找到正轨合法的讨债公司呢?